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香港六开奖历史记录 >
英拉的侄女又进入政坛了聊聊泰国华裔巨商家族的荣耀与流亡之路
发布日期:2022-05-14 07:46   来源:未知   阅读:

  自从2014年被迫下台后,她已流亡海外多年。▲ 2019年,英拉正式获得塞尔维亚公民身份。

  一个是泰国法院再次向英拉发出逮捕令。其次就在前几个月,英拉所在的为泰党,出现了一个新鲜面孔。

  这个名叫贝东丹的36岁年轻女性,出任为泰党“参与和创新顾问团”主席。而在此之前,她几乎没有从政经验——而她,正是英拉的侄女。当然,不得不提的是,英拉和贝东丹这两个女性身后,她们共同的强大的靠山,那就是泰国巨富,同时也是前总理的他信。简单说,英拉是他信的妹妹,而贝东丹,则是他信的小女儿。▲ 英拉和哥哥他信。▲ 贝东丹和父亲他信。

  当年,44岁的英拉在毫无参政经验的情况下,当选泰国总理,后来却落得被迫流亡的下场。如今,www.29ff.com!35岁的贝东丹,似乎像时光轮回,在父亲他信的推动下,一步步为未来参政铺路。

  作为政坛新人,她还太年轻太稚嫩,未来如何还不好说,不过已经有支持者开始展望贝东丹会不会成为家族中第四位总理。▲ 当被记者问到将来会不会成为党内总理候选人时,贝东丹也没有完全否认,只是含糊地说:这是将来要考虑的事,现在我只专注于手头的事务与责任。▲ 贝东丹也在演讲中替流亡异国的父亲他信表达出其思念泰国人民,渴望回到泰国的心情。只是,在目前军政府的统治下,名义上仍被逮捕的他信恐怕很长一段时期都无法回国。

  曾经诞生三位总理、还是超级富豪,这是一个怎样的家族?他信作为家族核心人物,又是如何掌控着众多家人的命运?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他信家族那携带着时代风云的漫长故事……西那瓦家族的崛起

  约1860年,广东人丘志勤带着妻子和二儿子、小儿子去泰国谋生活,后来,因留在家乡的长子患病,母亲也身体抱恙,便和妻子、二儿子回到中国,小儿子丘春盛则留在泰国继续打工。

  丘春盛曾在尖竹汶府和曼谷短暂停留过,最终前往清迈定居,从事养牛业,并娶了泰国当地女子为妻,从此在异国扎下根来。▲ 泰媒统计的家族关系图。从留在泰国的丘春盛算起是第一代,我标出了一些家族中的关键人物的名字。

  丘春盛一共有10个孩子,长子叫丘阿昌,也就是他信的祖父。在帮助父亲发展养牛业的同时,丘阿昌还做起了丝绸生意。▲ 前排正中坐着的老夫妻就是丘阿昌和夫人。

  当时泰国执政领导人是銮披汶·颂堪,他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物,军人出身,不折不扣的强硬派,更是一个“泰人至上主义者”。他把国家名称从“暹罗”改为“泰国”,努力打造“泰族”的概念。▲ 銮披汶。▲ 一张老照片,当年在曼谷教孩子学汉语的老师。经过“泰化运动”,绝大多数泰国华裔及后代都不会说汉语了。

  说回丘阿昌,他也和泰国当地女子结婚,生了一堆娃,比父亲还多,一共生了12个孩子。

  其中,第四个孩子Lert——也就是他信的父亲——混得最好。▲ 他信的爹Lert年轻时。

  他做了一段家族企业的丝绸生意,后来开始创业,从咖啡馆开始,慢慢把领域扩展到果园、剧院、汽车经销商和加油站。

  48岁,当选清迈议会议员,50岁时,当选国会议员,连任两届国会议员后,Lert退休。▲ 晚年的Lert。

  让西那瓦家族在政治上更进一步的是Lert的弟弟苏拉潘,他的政治生涯巅峰是曾担任交通部副部长。▲ 苏拉潘。▲ 苏拉潘2016年因病去世,英拉也去参加了伯父的葬礼。

  所以他信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他的父亲和叔叔先后从政,而且身居高位,所以对于他信和他的兄弟姐妹来说,“从政”这件事,不是新鲜事物。▲ 他信和父亲Lert。

  和所有精明的富一代一样,联姻是最简单的阶层跃升的方式,Lert和住在清迈的王室后裔女性Yindee结婚,生了10个孩子。▲ Lert和妻子Yindee。

  这10个孩子里,我们最熟悉的是他信(老二)和英拉(老小)。这对政坛兄妹的光芒太过耀眼,以至于很多人可能都不太了解甚至知道其他兄弟姐妹的情况,我们根据能搜到的资料介绍一下他们。

  老大:Yaowalak。Yaowalak曾任清迈议员,也是清迈第一个女市长。同时,她也担任一家保险公司的董事长。但在1988年,她因脑动脉出血导致瘫痪,2009年去世。

  除此之外,她也负责为哥哥他信监督为泰党的南部活动。▲ 某宴会上的三姐,这个满手珠宝的穿搭是典型的泰国上流社会妇女风格了……大家还记得我们曾经写过的爱马仕贵女母子么,……

  老四:Piyanuch。这位四姐是家族中非常神秘的人物。虽然官方说Lert和妻子育有10个孩子,但根据出生日期推算,这位老四大概率是异母女儿。▲ 三姐的生日是佛历2495年(公历1952年)1月30日。▲ 这位四姐的生日是1952年11月。只跟三姐的生日差不到10个月。

  Piyanuch在2013年去世,时任泰国总理的英拉,也去参加了这个异母姐姐的葬礼。老五:Udon。他是家族中早逝的孩子。1953年出生,1980年去世,死因不详。

  老六:Yaowapa。Yaowapa毕业于清迈大学护理与助产专业,毕业后却直接从政,当选了清迈府众议院议员。▲ 学生时代的Yaowapa。

  她也是为泰党的关键人物之一,她的丈夫颂猜毕业于泰国著名的法政大学,曾任攀牙府法院最高法官,后来成为司法部次长。▲ Yaowapa和丈夫颂猜。

  他曾担任家族丝绸企业的高管,但成绩并不理想,连续五年亏损。后来转做投资,反而成功了。▲ Payap蛮痴迷佛教的,2013年还突然做了一段时间的僧侣,一年后还俗。▲ 没事儿就整个佛牌玩。

  老八:Montathip。原名是Yaowaman,据说因为小时候生病,为了求好运改了名。

  她在泰国著名的朱拉隆功大学读了公共行政和法学双硕士学位,随后在家族的电影院里工作了三年。

  因为觉得无聊所以匆匆结婚生了娃,当了六七年家庭主妇,又再度出来工作,跟着哥哥他信和姐姐Yaowapa做电信生意。▲ 2014年,她被美国证券交易所指控利用内幕信息非法出售股票,被罚款900多万泰铢。

  老九则是一个比私生女老四更神秘的存在,她的名字只见于盘点他信兄弟姐妹的新闻里,网上搜不到关于她的任何信息和照片。一些泰国媒体则表示,她已经去世。

  老十便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英拉。她的故事,我们也晚点再说。▲ Lert和女儿们的合影。从左至右顺序:yaowares,英拉,montathip和yaowapa。▲ 英拉婚礼上一家人较全的合影。

  显而易见,他信是Lert西那瓦家族第四代的核心人物,除了已经去世的亲人,其他弟弟妹妹多多少少都在商业领域或政治领域上协助着他。家族核心——他信

  他信,1949年出生于清迈。▲ 他信童年时和父亲、兄弟姐妹们的合影。▲ 青年时期的他信(中)已然是个英俊少年。

  第二年,他便认识了后来的妻子Potjaman。Potjaman的父亲是警察中将,所以很难说他信后来去美国公费留学,警察事业一帆风顺,是不是沾了“未来岳父”的光。▲ 他信的老丈人。▲ 他信的老丈人曾接受普密蓬国王的接见。

  他信帮朋友奥德取一件衬衫,奥德的妹妹Potjaman将衬衫放在约定好的地点便走了,他信发现她拿错了,于是两人电话中商量见面重新拿一下。

  1970年5月3日,两人第一次见面,Potjaman穿着一身浅绿色和黑色相间的裙子,挽起的长发后打了个蝴蝶结。

  他信对这个15岁的少女一见钟情。▲ 身穿校服的少女Potjaman和他信的珍贵合影。

  在两家人的默许下,两人谈起了恋爱,后来一起去美国东肯塔基大学留学。▲ 两人在美国时的合影。

  留学回国后没多久,两人便结婚了,后来,陆续生下三个孩子。到了80年代后期,他信弃警从商。好几年的时间里,他做啥赔啥,开电影院赔了上千万泰铢,做计算机租赁生意,又亏了两亿泰铢。后来,他信转做有线电视生意,又顺势推出自己的电信公司,终于成功翻盘,开始盈利。公司在证券所上市后,他信的个人身家一度飙升到七八十亿泰铢。1991年,他信创建了Shin通信卫星公司,获得交通部(记得么他信的叔叔可曾经是交通部的副部长)特许授权,成为泰国第一家商业卫星业务服务商,快速增加自己电信帝国的业务版图。1994年,已经是一位超级富有成功的商人他信,决心投身政坛。他辞去大部分公司的职务,从众议院议员做到外交部长,更在1996年—1997年担任副总理。▲ 担任副总理期间,他信最大的成果就是开启了曼谷地铁的创建工程,其初衷是为了缓解曼谷路面交通的严重堵车问题。从1996年开始修,一直到2004年才修好投入使用。

  而他信从参政一开始,就把“保障农民利益”的口号和信念挂在嘴边,许诺当选后会采取一系列利民举措帮助农民脱贫。

  虽然政客的话不咋信得过,但他信确实上台后做到了。▲ 他信经常深入农村的田间地头,关切询问农民。甭管这是真心还是作秀,起码他做了。

  他信政府和国有银行合作,减免了符合条件的110万农民的债务,再加上一系列补贴配套政策,提高了农民工作动力。

  与此同时,他信政府还大力整顿贫民窟,给予贫困人口住房补贴,强烈打击毒品犯罪问题。▲ 打击毒品犯罪,真的是铁腕手段。后排左三是当时的警察局副局长Priewphan,他信的政策,Priewphan的前线治理,惩治了当时泛滥的毒品犯罪。▲ 而Priewphan正是他信妻子Potjaman的哥哥,也就是他信的大舅子。

  医疗方面,他信政府还划拨了8000亿泰铢,推出了“30泰铢全民医疗计划”。

  泰国公民去指定医院就诊,无论花费多少钱,只需自费交30泰铢(约合6元人民币)。▲ 医生和护士站在“30泰铢医疗保障计划”的宣传牌前。

  这项医疗计划受到了泰国底层人民的强烈欢迎,在此之前,大多数泰国穷人是看不起病的。▲ 为了推广这项政策,他信也多次前往医院看望贫困患者。

  经济方面,他信则强力推进国有企业私有化,增加经济活力。尽管这遭到了保守派的反对。在他信的领导下,泰国逐渐走出1997年金融风暴经济低谷,实现了2001年到2003年连续三年GDP正向增长的经济成果。▲ 红框处是他信执政头三年的增长率,可以说把泰国经济从最低谷拉了回来。

  如此骄人的成果,也使得他信成为泰国历史上第一位顺利完成四年任期并成功连任的民选总理。最风光之时,危机也悄然降临。

  他信政府也有软胁,因为他们毕竟是商人出身,2006年初,他信家族将旗下电信集团ShinCrop的股份出售给新加坡著名投资机构淡马锡,据传,这一交易使他信家族净赚19亿美元。▲ 淡马锡集团收购了Shin Crop公司96.31%的股份,这场收购案共计花费了38亿美元。▲ 其中,他信家族将其持有的49.6%的股份以19亿美元售出。▲ 这场价值38亿美元的上市公司收购案也成为泰国历史上金额最大的收购案,引发轰动。大部分经济媒体也认为这场收购案是后来他信遭遇政变危机的导火索。

  这一行为引发了城市精英阶层不满,指责他信家族避税,而且Shin Crop是泰国最大的电信集团之一,他信家族将股份出售给外国投资者,也有转移国家重要资产的嫌疑。

  于是,在反对党的领导下,大城市中爆发了众多反对他信的示威游行。▲ 他信的反对派集会时多穿黄色衣服,因此也被称为“黄衫军”。

  随后的几个月,混乱的竞选僵持着,在农民居多的北部地区,他信支持率高达七成,而在中南部地区,众多选民弃权。▲ 而支持他信的广大农民阶层,集会时则统一穿红色衣服,被称为“红杉军”。

  当年9月19日,他信前往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会议,那一天深夜,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发动政变,占领了政府大楼。军政府宣称,他信贪污腐败,无法管理国家。▲ 坦克队和荷枪实弹的军人包围并控制了总理府。▲ 当夜11点50分,军政府临时召开发布会,在电视节目中宣布政变。

  军政府的政变行动是搞突然袭击,而且计划成功,打得他信一个措手不及,等他反应过来,在电视台上发表紧急演讲时,甚至被军政府掐断了信号。▲ 他信的电视讲话信号被掐断后,电视台开始循环播放歌颂国王的颂歌。

  可能有人好奇,为什么政变就这么貌似很荒唐地成功了,而且他信似乎毫无反击之力?

  这就和当时的国王普密蓬脱不了干系了。▲ 泰国普密蓬国王,2016年已去世。

  在位长达66年的普密蓬国王已经被全体泰国人神化,被尊称为所有泰国人的父亲。

  从一无所有匆忙登基的19岁青年,到年过八旬累积巨大财富的国王,普密蓬一生经历了19次政变。▲ 世界范围内王室财富最多的,是泰国王室,300亿美元资产。比第二位多了100亿美元,而英国女王屈居第11名,普密蓬国王可谓名望与财富兼得,实在是厉害。

  作为20世纪世界范围内颇具影响力的君主之一,普密蓬国王曾两度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和普密蓬国王身为同龄人的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也将其视为自己的老朋友。▲ 伊丽莎白女王还在自己的传记中感慨,同样做了几十年的君主,跟自己平顺的国家相比,普密蓬国王经历了十几次政变危机。

  无论老国王是从自身立场出发,还是解除国家混乱危机出发,总之,在他的默许下,军政府才能长驱直入占领总理府,而他信成了牺牲品。▲ 他信回国后曾当众下跪,向国民请罪。

  总理他信下台,国家总要有人管,曾担任曼谷市长,时任上议院议员的沙马·顺达卫在一片混乱中上台。稍微幸运的是,虽然他信被迫下台,但这位下一任总理却是他信的政治盟友。▲ 他信和沙马。

  2006年政变危机后,泰爱泰党被迫解散,大部分成员加入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小党派“人民力量党”。

  而沙马正是在人民力量党的推举下,在2008年初赢得议会选举,成为泰国总理。▲ 这人挺有意思,有个小癖好,就是工作时折千纸鹤。

  沙马上台后,公开宣称将继续保留他信的众多利民措施,以及帮他信洗刷莫须有的罪名。

  但9个月后沙马就下台了,他被最高法院宣布违宪,免去总理。违宪理由是沙马身为总理,却参加了电视烹饪节目。是的,沙马总理最大的爱好就是……做饭。▲ 出过菜谱。▲ 视察军队,自己上手帮忙做饭。

  9月9日,沙马被免去总理一职,15日,原司法部次长颂猜被选为人民力量党总理候选人,2天后,颂猜赢得了议会选举,成为新一任泰国总理。短短几天,泰国总理就换了两人,可见那段时间政坛之混乱,各方势力之缠斗。

  是他信的妹夫。前文我们介绍他信家人时提到过。▲ 他信和颂猜曾经一起工作。▲ 就任总理时的颂猜。▲ 颂猜和他信、英拉。▲ 他信和英拉后来双双下台流亡异国后,颂猜也会和妻子飞到国外和他们见面。

  不过颂猜比沙马还倒霉,当了总理还不到三个月,就被泰国宪法法院指控其所在的人民力量党在选举中舞弊,要求解散,颂猜被迫下台。

  半个月后,和人民力量党唱对台戏的主席阿披实当选新一任泰国总理。▲ 阿披实也曾经被誉为是“泰国最英俊总理”。

  巧的是,阿披实的妻子,是他信妻子Potjaman的母系家族的远亲。▲ 左边是他信妻子,右边是阿披实妻子。▲ 阿披实夫妇年轻时,外貌相当了可以说。

  至此,他信的政治力量暂时落败,他信和妻子Potjaman也因为被指控贪污腐败而被泰国警方通缉。▲ 他信夫妇的逮捕令。

  同年,他信和妻子离婚,妻子在泰国被判缓刑,后获得自由。而他信则离开泰国,开始了漫长的流亡之路。

  在政治盟友和妹夫相继失利之后,他信要寻找足以信赖的家人帮自己夺回政治话语权。

  她也是家里最漂亮的女孩,凭借美貌在学校里也是瞩目的焦点。▲ 祭出这张经典的大头照片,太美了……▲ 学生时代的英拉感觉是那种校花级别的人物啊。▲ 这张和女同学玩闹的照片也太可爱了!▲ 运动会上还拿着指挥棒。▲ 穿着泰国传统服饰或是时装拍杂志写真,都非常女神级别。

  在清迈大学读完政治与公共管理专业之后,英拉前往美国肯塔基州立大学攻读硕士,后来回国便进入家族企业工作。▲ 三十多岁在家族企业工作时的英拉。

  在2011年5月之前,英拉一直在商界打拼,不问政坛事。但显然,在更早之前,哥哥他信就已经说服英拉,替自己、替家族从政。

  2011年5月16日,英拉成为为泰党(即先前的人民力量党)总理候选人,8月5日,经议会表决,英拉正式当选泰国总理。众人心知肚明,政坛成绩一片空白的英拉,能够当选总理,靠的是他信。英拉就是他信的代表,支持英拉,就是支持他信。

  没有任何政治资本的英拉,在竞选过程中,也甘做他信的“傀儡”,争取到了广大农民选区的支持。▲ 整个竞选过程中,英拉也确实赢得了他信支持者们的拥护。

  英拉上台后,有句讲句,带来了一股政坛上的美貌风暴,国内媒体也纷纷以“美女总理”相称。她永远灿烂的笑容、优雅得体的衣着,和不同国家领导人会面时自然大方的气质,确实赢得了不少路人缘。▲ 英拉身着泰式服饰接待来访的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依稀记得当初媒体总还是以调侃的口气说“奥巴马被泰国美女总理迷晕了”。▲ 和时任英国总理卡梅伦。▲ 和普京。普京,牛啊,十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总统……▲ 和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与临国缅甸政坛名宿昂山素季会面。▲ 和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槿惠会面。

  2013年,英拉政府拟定的他信特赦草案遭到反对派强烈抗议,在曼谷举行了万人示威活动,迫使英拉政府放弃推动草案。▲ 英拉和政府团队进行他信特赦法案的新闻发布会。▲ 民众的示威集会,反对通过特赦法案。

  随后的2014年初,在反对党的助力下,国家反贪委员会指控总理英拉在“大米收购计划”中贪污腐败,给国家财政和农民带来亏损。经过英拉政府几个月的申辩,宪法法院最终还是判定总理英拉违宪,犯滥用职权罪,免去其总理职务。

  没想到,这项曾被英拉政府引以为豪的“大米收购计划”,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泰国大米是泰国最大的出口产品之一,英拉政府承诺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从农民手中收购大米。没想到当年周边国家大米大丰收,大米价格走低,英拉政府收购的大米砸在了手里。▲ 英拉被指责通过政府的大米收购计划进行贪污腐败,不仅被要求下台,还要逮捕她,要她偿还损失。

  被免去总理职位不久,又是军政府出手,陆军总司令巴育发动政变,随后当选新一任总理。四年一任期的原则,被巴育整没了,这总理一当,就当到了现在……▲ 英拉任总理时,巴育任陆军总司令,两人共同参加过一些活动。▲ 网络上还有一张巴育鄙视望向英拉的值得玩味的照片……▲ 2017年9月,英拉因“大米渎职案”被判获罪五年。▲ 而在宣判前的一个月,英拉就神秘离开泰国。媒体中用的是“逃离”一词,可见她走得多仓促。

  就这样,英拉落得和哥哥他信一样,坚决不承认被指控的罪名,不仅被迫下台,还流亡异国。

  近年来,英拉和他信的行踪基本保持一致,兄妹俩依旧保持紧密联系。▲ 英拉和他信2018年在美国。▲ 这两年,英拉跟着他信一起住在迪拜。

  英拉流亡异国,她的丈夫阿努索在社交网络中几乎消失,不再露面。▲ 英拉和阿努索1995年结婚,但没有登记,泰国也承认事实婚姻,因为没有登记,所以英拉依旧保有娘家姓氏“西那瓦”。▲ 阿努索非常低调,全网找不到什么高清照片。他毕业后曾在正大集团工作,和英拉结婚后进入西那瓦家族企业工作。2011年,英拉宣布参政后,为了避免流言蜚语,阿努索辞去西那瓦家族企业里的工作,专心做“女总理背后的男人”……▲ 在妻子的总理就职仪式中,阿努索默默地站在她身后。▲ 英拉和阿努索有一个独生子pipe,2003年生。▲ 2014年,英拉被弹劾之际,pipe前往办公室找英拉,被记者团团围住。当时只有11岁的pipe面对镜头说“妈妈非常辛苦”。▲ pipe长大一些后,也跟着妈妈参加一些公开活动。▲ pipe跟妈妈的关系很好。▲ 2019年,pipe和妈妈英拉去中国香港参加舅舅他信的小女儿,也就是表姐贝东丹的婚礼。▲ 2020年,pipe从曼谷哈罗国际学校高中毕业。▲ 曼谷哈罗国际学校是英国哈罗公学位于亚洲的成员学校,贵族精英教育,每年光学费就要35万人民币。流亡的他信在做什么?

  再说他信,虽然无法回到泰国,但他也没闲着,像大部分的巨富一样,他们在世界各地都置办有房产,他信这些年一直在伦敦、中国香港和迪拜这几个据点来回跑。▲ 虽然泰国法院扣押了他信在泰国的15.3亿美元的资产,但身为超级富豪,他信依旧不缺钱。▲ 《福布斯》今年最新数据,他信个人资产有20亿美元。▲ 2007年花费8000万英镑买下曼城队,第二年以1.5亿英镑价格售出。▲ 2007年还在中国香港的京柏士山以2700万美元价格买下一栋三层山区豪宅。▲ 迪拜居住地的内景也能看出是豪宅了。

  他信也不太寂寞,因为和妹妹英拉住在一起,而且子女们常常会来探望他。▲ 他信的三个孩子常年出国和父亲、姑姑碰面。后排最左是英拉的儿子。▲ 他信经常使用视频与泰国的党成员们交流。▲ 为泰党成员也经常会飞去外国亲自和他信碰面。▲ 常居迪拜的他信偶尔也会出席个经济论坛之类的活动。

  今年他信已经73岁,但依然保持着比较健康的身体和外貌状态。▲ 看来政治家最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真理了……▲ 大部分时间用于处理文件、读读书。读的书也大多关于商业和政治。▲ 偶尔还会下厨房自己做个饭。

  电信领域商人出身,他信如今仍然关注着科技领域的发展,前两年还和妹妹英拉去美国参加了科技展览会。▲ 他信对生物科技、AR技术等领域都非常感兴趣。

  和大部分富人一样,去世界各地旅游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2013年来到中国。▲ 在瑞士和维也纳。

  而且,他信的路人缘奇佳,无论碰上泰国游客还是中国游客,都会热情跟他合影。▲ 在吉隆坡遇到泰国游客。▲ 在伦敦遇到泰国侨民。▲ 在印度新德里偶遇中国游客。

  2014年, 他信和英拉还一起回到广东梅州老家祭祖。场面也是蛮热闹的,乡亲们锣鼓喧天欢迎他们的到来。和乡亲们热络聊天(谢谢翻译姐姐!),品尝故乡的食物。在当地政府和乡民的引导下,来到祖先墓前祭拜。还和乡民们热情合影,非常亲民。身为总理的孩子……

  前面讲过,他信和妻子育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叫潘通泰,1979年出生。▲ 左边是他。

  这位大公子可真是富家公子,翻开他的ins,除了吃就是玩,不然就是晒猫,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吃吃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美食博主。▲ 资深铲屎官,家里养了超级多的猫。▲ 猫猫陪着睡觉。▲ 这个超豪华大型猫爬架真的太……震撼了!▲ 酷爱滑板,腿摔坏了也要接着玩。▲ 去欧洲滑个雪。▲ 晒晒豪车。

  潘通泰单身,一个人住着大房子,爽啊。身为前总理之子,潘通泰20岁出头就目睹了父亲他信登上总理之位,那时的他,对政治的态度非常淡漠,甚至反感。但目睹了父亲和姑姑相继被迫下台流亡后,他虽然不参政,但时常会在社交网站上发一些调侃、批评阿披实和巴育的图片或言论。▲ 分享个反对党主席、前总理阿披实的丑照啊。▲ 调侃一下巴育政府的残暴啊。左边截图是政府正面宣传视频,发布4年,播放量258万。右边截图是泰国嘻哈乐队吐槽政府的MV,发布4天,播放量1200多万。▲ 分享一张网友画的阿披实和巴育的接吻图啦。反正就是阴阳怪气第一名。

  后来,他也侧面参政了,帮助为泰党成员一起竞选、拉票。他信儿子的身份,就足以让他得到广大他信支持者的喜爱。▲ 依然是去为泰党最重视的农村地区。▲ 感受一下广大人民的热情~

  潘通泰看似一帆风顺的人生,其实也遇到过坎儿。2018年,他被指控帮助父亲他信洗钱,被法院传唤多次,他自然是坚决否认,经过数度斗争才了事。而潘通泰的主业其实是泰国Voice TV摄影总监。而这个Voice TV,也是西那瓦家族企业之一,说白了就是少爷随便打份工。▲ 潘通泰和大妹萍通塔。▲ 年轻时就蛮喜欢摄影。▲ 所谓的主业,可能也就是爱好做着玩……

  他信的大女儿萍通塔呢,也走的是富家公主的名媛路线年生。她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就读政治学和公共管理学位,后来又去伦敦大学贝氏商学院就读工商管理硕士。

  她是SC Asset地产股东和Thaicom Foundation慈善基金会董事,也是Rende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上,全都是家族企业。

  前两项约等于挂个职,而在Render投资发展公司,萍通塔和瑰丽酒店集团达成合作协议。▲ 曼谷和普吉的瑰丽酒店各有风情。▲ 但在去年八月,因为疫情影响,酒店暂时关闭。

  萍通塔几乎不在社交网站上晒工作,一般只发家庭成员的照片。▲ 和老公庆祝结婚纪念日。▲ 萍通塔生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和一个儿子。她发孩子照片会打码,从不暴露真实长相。当然了,从晒的照片中不难看出,她的家也很大……▲ 邀请朋友来家里一起做冥想训练。以及,真是豪宅啊……

  她也会经常带着孩子飞赴国外看望父亲。▲ 和父亲、孩子一起逛书店。▲ 拍下父亲、丈夫和孩子们走路的背影,渴望一家团聚。▲ 也会去探望姑姑英拉。

  有一个那么知名的前总理岳父,纳塔蓬接受采访时也说自己永远不会碰政治,只会专心在商界发展。他们夫妻还蛮恩爱的,结婚十周年时,纳塔蓬还向妻子深情表白。而去年开始从政的贝东丹,是他信的小女儿。他信在ins中发了很多和贝东丹的合影,足见对最小的女儿寄于重望 。▲ 一起去寺庙做功德。贝东丹曾和姐姐萍通塔一起负责瑰丽酒店的工作。但从政后,她似乎更多把精力放到政党活动中去,开始一步步熟悉这个陌生的领域。▲ 2009年,23岁的贝东丹,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有钱女孩无异。▲ 决定从政之后,贝东丹的整体风格也往大方自然的方向转变。▲ 积极参与到为泰党的各项活动中去。▲ 方针不变,深入接触底层老百姓和农民阶层。

  贝东丹也蛮爱晒娃晒老公的,她的女儿也确实蛮可爱的。▲ 春节时全家穿着中式服装庆祝。贝东丹决定从政后,也得到了哥哥姐姐的支持。▲ 贝东丹接受著名主持人Woody采访时,姐姐萍通塔也在现场陪伴妹妹。

  虽然父亲他信在外国,但三兄妹每个重要节日都不落下,努力和父亲碰面。小女儿贝东丹在泰国举行订婚仪式时,他信无法回国,通过视频见面的形式,见证了女儿的人生重要时刻。面对视频里的父亲,贝东丹激动落泪。为了能让父亲参加自己的婚礼,贝东丹的婚礼在香港东方文华酒店举办。他信牵着女儿的手出场。整场婚礼也是热闹非凡,家人都来祝福。▲ 貌似妈妈没有来。▲ 他信拥抱了小女儿和女婿。

  王室的乌汶叻公主也来到婚礼现场祝福新人。▲ 中间坐着的是公主,跪着的是新人。▲ 他信和乌汶叻公主愉快聊天,看来和王室的关系早已破冰。

  临产前,贝东丹特意出国和父亲团聚。贝东丹生下孩子后,他信也和在泰国的家人们视频通话。▲ 第一时间和女儿通视频。▲ 哥哥姐姐和妈妈则一直在身边陪伴。

  忍受着和家人们长期分离的代价,他信也曾经在ins上发声:非常想念在泰国的家人和支持者们,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去。但在巴育领导的军政府强硬姿态下,他信和英拉的回国之路恐怕仍然十分漫长。

  而他们是否清白,也将是一个需要时间等待的谜团……终于讲完了他信家族的漫长故事,西那瓦家族仍然是活跃在泰国商界和政界的强大力量,而73岁的他信也没有退休或者隐居的意思。

  只要他还在,他就是西那瓦家族第四代的主心骨,引领着这个大家族的方向。孩子们也非常崇拜他。父母虽然离婚,但孩子们和双方关系都很和谐。▲ 三兄妹和妈妈的合影。

  身在政治世家,家族成员中的团结相当重要,尤其是和父亲命运戚戚相关的姑姑英拉。▲ 英拉竞选总理过程中,三兄妹一起助阵。

  政治也很残酷,为了哥哥,英拉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自己的人生。将政治刻进自己骨血的他信,已经把一切视作习以为常。另外,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在培养“代理人”或“接班人”的过程中,除了短暂代班的妹夫颂猜,他信先后选择了妹妹英拉和女儿贝东丹这两个女性,而非传统的男性继承人。

  他信这一辈只有一个还活着的弟弟,可他对政治没什么兴趣。而自己唯一的儿子,似乎也不堪重用。

  其次,就是亚洲政坛特有的“孤女寡母政治”现象了。▲ 缅甸的昂山素季,原本家庭美满和谐,身为国家领导人的父亲遇害,为了继承父亲遗志,她放弃了自己的小家庭,投身政治。甚至连丈夫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但短暂上台后,她因贪污的罪名被缅军发动政变,昂山素季面临了十几起案件,其中5起被判处6年徒刑。▲ 韩国的朴槿惠,她后期的恶行我们暂不评价,只看她的人生经历,也是身为领导人的父亲遇害,她继承了父亲的遗志,成功上台,现在也已经出狱了。▲ 印尼第一位女总统梅加瓦蒂,父亲是前总统苏加诺,被迫下台郁郁而终后,梅加瓦蒂投身政治,最终当选总统。▲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她的父亲是前总理阿里·布托,后来在军事政变中下台,处了绞刑。从牛津大学毕业后,贝·布托也选择投身政坛,最终成为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 菲律宾的科拉松,是菲律宾第一位女总统,也是亚洲第一位女总统。她的丈夫是菲律宾自由党总书记贝尼格诺·阿基诺,1983年在机场被枪杀。3年后,积极投身反独裁运动的科拉松,以高票当选女总统,但后来也因贪污下台。

  英拉也是如此,尽管她的哥哥还活着,但是流亡对政治人物而言,已算是一种酷刑。

  所谓“孤女寡母政治”,正适用于这些被迫接受家族政治命运的女性人物,在她们身上,支持者们看到的是她们的父亲、丈夫或者哥哥,将对后者的支持和爱戴投射到悲伤遭遇的女性接班人身上。相对于强硬的男性政治人物,这些女性能天然地获得更多支持,常常可以在选战中获胜。

  但是从政后她们的命运也常常多舛,她们大多没有政治经验,只是被人推上台,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需要极为精准的判断与铁腕的能力,但作为象征物的她们常常就会成为傀儡,最后成为政敌攻击的靶子,成为自己的党派的替罪羊。

  英拉的成功,当然也是“孤女寡母政治”案例,她的好处是有至亲哥哥他信和为泰党在幕后的指导,但坏处是她也仍然更像是他信在泰国的一个傀儡,为哥哥代言,也因为哥哥,成为政敌进攻的目标。如今,西那瓦家族第五代的贝东丹目测也将走上这条路,这或许也是她的社交账号中父亲他信出现频率奇高的原因之一吧。所有深谙财富密码的人都知道,富贵只有与权力相结合时,才会牢固和长久,所以巨富们无一不对政治非常敏感和迷恋。

  但是他信家族的问题在于他们的男性继承人大都不堪重任,或者背景不纯,这才不得以让这些豪无政治经验背景干净的美丽女孩去参与残酷的政治斗争,某种程度也是出于无奈,所以,有时候想一想,出身于政治世家,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这个36岁的政坛新人会成为他信家族中的第四任总理么,或许将用时间给出答案。

  原标题:《名流英拉的侄女又进入政坛了,聊聊泰国华裔巨商家族的荣耀与流亡之路……》

Power by DedeCms